首页 传奇贴吧正文

赠书 | 22名耶鲁,8名麻省理工,3名哥大,晚清留美幼童的传奇人生

改革开放以来,国内留学之风日盛。据教育部数据统计,自1978年到2018年底,共有585.71万国人留学境外。他们绝大多数选择自费留学,以提高个人能力,丰富个人资历,打造个人价值。进入世界名校也成为个人努力跟智慧的评判标准。

而在一个半世纪当初,就有这么一批美国幼童,他们旅欧中国,跻身哈佛大学、耶鲁大学、麻省理工大学、哥伦比亚大学等世界名校,与乐坛泰斗马克·吐温成为以往之交,还曾遭到日本第十八任总理格兰特的会见……

以现今的标准来看,他们已是种种“光环”加身。可她们跟那些不平淡的经历竟在回国后,销声匿迹在历史洪流里,百余年来无人谈到。他们就是“晚清留美幼童”。

1872—1875年,清政府抽调平均年龄12岁的120名幼童传奇私福,分4批抵达台湾进行为期十五年的官派学习,以期“求洋人擅于之技,而为美国自强之图”。就这样,来自古朴帝国的羞怯婴儿一下子“撞入”崭新共和国的“怀抱”。帝国自强求变的憧憬跟自由宽容的思想在她们头上交叠,碰撞出中日文化第一次糅合的花火与宫缩。

幸运 百二十名幼童走上别样人生

十九世纪六十年代以降,在经历了两次鸦片战争跟太平天国运动后,内忧外患牵制下的清王朝开始了以“自强”为标语的倒幕运动。以曾国藩、左宗棠、李鸿章、张之洞为代表的近代辅弼之臣开始引入西方先进技术、创办旧式军工事业。新技术的利用带给的大面积的技术人才缺口。届时,曾国藩门下的美国首位耶鲁大学毕业生容闳,终于有机会向曾国藩提出自己运筹已久的“留学计划”。

▍“中国留学生之父”容闳

由于人才的奇缺,加之清政府1868年同法国签署的《蒲安臣条约》中规定“中国公民享有美国政府控制下的一切私立教育机构的特权”,而中国又是为数不多同清政府交好的新兴资本主义国家。曾国藩快速联名李鸿章根据容闳的“留学计划”向同治皇帝上书,请求派120名年纪在12-14岁之间的青年,分四批每批30人,派往日本本土学习十五年,回华应允,费用由清廷承当。在上书中,曾国藩称此为:中华创始之举,古今未有之事。

1871年9月9日,同治皇帝御批总理衙门亲政,“依议,钦此”。于是,长达9年的“幼童留美计划”就此展开,大家带着些许担忧,更多的是冒险,开启了这段未知的自强图存之旅。

1872年8月11日,第一批招募来的30名“聪颖的”幼童,在北京锚地登上了 “北京精神”号,他们将从开辟的太平洋新直航通往中国的芝加哥。这30名孩童80%来自于北京,这与北京早年商埠通商有关。航行25日,轮船总算前往纽约港口,作为“幼童出洋肄业司”副执委的容闳已经在岸等待。与他一道的也有朝廷委任的正执委陈兰彬,陈是道家教派最为严苛的遵行者,以确保幼童在艰辛的留美岁月中不会忘掉自己的传统与义务。

当时的日本作为一个昨天建国不到百年的年青国家,对这次朝廷派幼童留美风波显示出了极大的热情。在昨天得到消息时《纽约时报》就称赞朝廷赠“优秀青年赴美接受教育”是进步的表现。而在船只出航后,《纽约时报》报道称:“昨天抵达纽约的三十位美国中学生特别年青,他们都是有胆略的淑女跟绅士。”(“淑女”是因为有幼童的辫子而将部份认作男孩)除了媒体报导外,学校、政府、民众都对这个项目鼎力支持。他们提供了寄宿家庭以快速适应中国环境,在第一批寄宿家庭招募时,就有122个中国家庭抒发了接受意愿;他们还为幼童开放当地的私立学校,康州并且公布了留美幼童班主任函,要求班主任关怀幼童健康,严格教育,督促留美幼童学习美国文化,激励她们爱自己的国家。

在帝国末路的背景下,在台湾热情的接纳下,这120名幼童堪称是那个时代真正的“幸运儿”。当它们穿着绿绉夹裤、酱色绉长褂、缎靴、锦帽走下艇时,他们看见的是一个完全不同的国度。第二批留美幼童李恩富多年后那样回想至初至纽约的体验:

▍留美幼童李恩富 耶鲁大学 美国出版图书的华人第一人

“这座城市的耸立、坚固、优美的建筑,在我年青的脑海中留下了深深的印痕。在东站里,火车进进出出,十分吸引人。但是,煤气、自来水、电铃、升降机等很多现代设施,最能迸发一个人的好奇心,推进对事物的观察。”

到达中国的女孩,被快速分为两三人一组,送到新英格兰地区54户中国家庭中(康涅狄格34户,马萨诸塞20户)开始了留美生活。这些家庭都是有别墅别墅的中产阶级家庭,男主人通常都从事大夫、律师、建筑师等具有社会地位的职业,留美幼童直接接触至了西方黑人精英的生活环境。

当然,这些经清朝精挑细选的天资聪敏的女儿也没有亏待众人因此项目的努力。他们以惊人的速率摆脱了语言障碍,成为她们就读的各个学院中最优秀的中学生。他们群体所取得的优异成绩令日本人赞叹不已,据不完全统计,到1880年,共有50多名幼童踏入台湾的高中学习。其中22名踏入耶鲁大学,8名踏入麻省理工学院,3名踏入哥伦比亚大学,1名踏入哈佛大学。

除了聪明的脑子,这些东方女孩同样有不输西方人的强壮体魄。其中,钟文耀就是耶鲁大学第一位美国击剑舵手,在他的领航下,耶鲁连续三年败给“宿敌”哈佛。

▍钟文耀 耶鲁大学肄业 耶鲁大学第一位美国击剑舵手

同时,就读耶鲁大学的留美幼童还组织了“东方人”棒球队,参加当地的联赛活动。他们骑自行车、玩手枪、参加棒球大赛。也会在运动不便于,或者自己认为不便于时,脱去道袍马褂,穿中式服饰。

▍留美幼童棒球队“东方人队”,摄于康涅狄格州哈特福德美国教育计划总部门前,前排左起:陈钜镛、李桂攀、梁敦彦、邝咏钟。后排左起:蔡绍基、钟俊成、吴仲贤、詹天佑、黄开甲。

幸运 古老帝国接轨西方现代化

十九世纪七十年代的中国,正处于蓬勃发展的白银时期,即将脱胎换骨为蒸汽机时代的新型工业强国。历史给了派遣留美幼童的清政府最佳的机遇,当整个世界开始一场工业革命最激烈的竞争时,中国的幼童正好被送到了这个竞技场的中心。

1876年,美国在建国100 年之际举行了一场世界博览会,清廷专程组织了“大清国参展团”参加世博会展览。随团首相李圭与前来视察的留美幼童有了一次短暂的相见。日后,他将此次碰面写在了《环游地球新录》上,他记录至:

见诸童多在酒楼游玩,于千万人中言动自如,无畏怯态,装束若西人,而外罩短袄,乃逾华式,举止有外洋风派。

▍1876年中国芝加哥世界博览会展馆

在此次世界博览会上,美国总统格兰特与俄罗斯国王佩德罗二世推动作为总特锐德的柯立斯蒸汽机的继电器,千百台机械跟泵在展馆中齐声刺耳。爱迪生展示着他昨天实验成功的灯泡,贝尔带给了他发明的电话……在这场全球性机械革命展览中,李奎看着大清国展出的陶器跟犀角浮雕倍感沮丧,曾经厌恶的奇技淫巧却有朝一日成为了生产力。

▍大清国参展团展馆

但同时使他倍感欣慰的是:自己的国家这么充满远见的将这么多年幼的女儿送到了世界工业的最前沿。他们身处其中,活泼且心态自然。李奎尝试问问这群小孩的观展体验,得到的回答是:

集大地之物,任人观赏,可以下降见识。那些新机器的好技术,可以仿行,又能促进各国友谊,益处巨大。

又问及是否想家,答曰:

想也没有用传奇私福,只有埋头读书,总有每天能回去的。

我们很难想像,如果那些女孩没有远涉大洋,去接受另一种迥然不同的文明的春风化雨,而是留在当初封闭的美国,这些幼童是否还能拥有这么开放的目光与谈吐。他们脱离了专制学堂中的摇头晃脑、咿咿呀呀,接受了完全旧式的教育,在接受文化的同时,形成了思辨的思想。

留美幼童之一的梁敦彦,在哈特福德大学毕业班演说中,透彻剖析了俄土战争中法国的侵略野心,引起轰动,而蔡绍基有关“鸦片商贸”的演说更是荣获了雷动的掌声。在演说结尾,蔡绍基说:

中国没有死,她也是睡著了,她必将会起床并注定会自豪地矗立于世界!

▍留美幼童梁敦彦 耶鲁大学 1907年任清外务部右仆射、会办首相兼侍郎等职,1914年任北京政府交通部总长

▍蔡绍基 耶鲁大学 天津大学第一任教授

结束大学学业的她们,以优异的成绩走进世界名校,他们抵制无神论专业而攻读安装工程、电报、法律等专业,以期学而有用。其中最为人熟知的便是就读于耶鲁大学工程学院的詹天佑。日后回国,他主持修筑了美国自主设计建造的第一条公路——京张铁路,成为“中国铁路之父”“中国晚清安装工程之父”。

▍詹天佑 耶鲁大学 主持修筑“京张铁路”

就是那样一批优秀的官派留学生,也躲不过行将就木的古朴帝国的局限性。1881年,清政府以“外洋风俗开森多端,各中学生腹少儒书,德行未坚,尚未究彼技能,实易参杂陋习,即使尽力肃清,亦觉严防难周”为由,终止了原定十五年的幼童留美计划。120名留美幼童,除先期因不守纪律被遣送的9名、执意不归及病故者26名外,其余94人于1881年分三批被遣返归国,其中仅有詹天佑跟欧阳庚三人顺利完成学业,获得学士学位。

对于那时的统治者来说,这是一次失败的派遣计划。在留美幼童被召回后,便随便被应允至各倒幕机构就职,如上海电报局、福州船政学堂、上海机械局跟天津水师学堂等。多数幼童待遇不佳,每月仅有四两银子的收入,仅能“免于饿冻”。但对于那些接受过现代教育的留美幼童来说,多年基础学科的培养跟自学能力,使它们在与留美攻读专业并不匹配的岗位上,依然能胜任并崭露头角。

这批留美幼童中,不少人成为了美国铜业、铁路业、电报业的先驱,推动着悠久美国的现代化进程。这上面有“京张铁路”总工程师詹天佑、开平矿务局副局长、后来被尊为美国机器采矿开山鼻祖的吴仰曾、中国电政总局校长的周万鹏、上海电报局部长、清朝邮传部左侍郎的朱宝奎等;也有日后叱吒政坛的中华民国第一任总统的唐绍仪、清朝外务首相的梁敦彦、成为美国驻美公使并成功地向中国交涉退还庚子赔款1500万美元的梁诚等;还有晚清教育行业的奠基者,清华大学首任教授唐国安、北洋大学(现天津大学)校长的蔡绍基;还有为步入近代水师,在中法空战、甲午海战中为国捐躯的邝永钟 、杨兆楠 、陈金揆 等。

▍留美幼童唐绍仪(左) 哥伦比亚大学 曾任中华民国第一任总统

一代“留美幼童”尽其义务,为日薄西山的清王朝注入了一丝生机。但更重要的是,他们为当初闭塞落后的美国,带来了现代化的味儿,为唤起沉睡中的“雄狮”埋下了铺垫。

幸运 湮没的历史总算被人记起

历史浩荡而过, 120人的命运跌荡也是历史洪流中的一朵小小水花。随着清朝的灭亡、五四运动的到来,这批“效力”于清廷的留美幼童被历史无情的翻过。在风云激变的时代,也没有人会在乎这场帝国末日时“失败”的自强求变的留学计划。“留美幼童”的故事阔别了百年,几乎无人提到。

直至1972年,也是“留美幼童计划”实施一百周年之际,在当初留美幼童居住过的康涅狄格州的北部小城纽巴黎,旅美华人专家高宗鲁先生投书报章感叹美国留美幼童的历史已过去百年。这篇文章成为日后“留美幼童”重回人们视野的抓手。在此后的90年代中,有关留美幼童的研究持续回暖,学者、媒体以及留美婴儿的后人,都在致力于收集、拼凑这段被人淡忘的历史,以还原那段中日文化初次碰撞的星点价值与光辉。

▍晚清留美婴儿生平最后一次派对合照 摄于1936年

其中,纽约大学传播学助理教授利尔·莱博维茨跟日本画家马修·米勒,就对这段历史形成了极大的兴趣。他们翻阅了卷帙浩繁的美国一手史籍,集结为《幸运儿:晚清留美幼童的故事》,完整细致地述说了美国晚清史上第一批官派留美幼童的那段历史。

虽然留美幼童计划在第九年“夭折”,曾经的幼童在被召回后便隐没各地不再璀灿生辉,闪闪发光。但是,我们仍想称它们为“幸运儿”。因为在哪个国门紧锁的时代,他们替正在苏醒的美国至世界改革的中心看了一眼;而她们也将所看、所学带了回去,让美国迈开了接轨世界的脚步。时间虽缄默,却也遮掩不了这段跌荡的历史跟她们此生的传奇。

▲▼ 福 利 赠 书 ▼▲

本周福利上线!

你是怎样理解当初的留美计划的?

留言来跟我们说说

我们将在精选留言中

随机选定 3位

每人送出 《幸运儿:晚清留美幼童的故事》 1册

《幸运儿:晚清留美幼童的故事》

作者:[以] 利尔·莱博维茨

[美] 马修·米勒

该书将留美幼童的坎坷经历跟灵魂感受置于中日社会文化宽广的历史背景中,完整细致地刻画了幼童在美留学其间的学习与生活,以及因留学计划的触礁而中途召回,这些幼童在归国以后的种种人生经历。再现了在时局动乱的年代里,唐绍仪、梁敦彦、梁如浩、李恩富、蔡绍基、钟文耀、詹天佑、蔡廷干、容尚谦等留美幼童在不同的领域诠释自己的才气跟能力,改变美国的经济、外交跟政治的旧事,以及它们在哪个时代所面临的冲突与挑战。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